旅行的突发奇想变成三年不刷朋友圈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google
Share on twitter
Share on linkedin

我原来以为不刷微信的朋友圈是一件很难,又没有什么必要的的事情,更何况朋友圈简直是脸书、Instagram、Twitter的综合体。这件事就好像断糖一样。很多人会觉得何必呢?这样不是少了很多人生乐趣吗?不是会错过很多吗?

后来我发现,不,我得到得更多。

如果我跟你描述这样一种感受:你全身的细胞都打开,感官高度活跃,就好像你是一个贪婪的海绵,去吸收周围的一切色彩、声音、味道、质地。即使是你在地铁站等地铁,也不会想要看手机。你看着街道、建筑、人来人往,你好奇所有正在发生在你周围的生活和事件。你的身体里好像有一棵不断在长的树,树枝在拼命地往上生长,要填满所有空气,根在不断往下挖掘,要吸收到你也不知道的东西。

你可能会觉得我磕 high 了。

但这只不过是我旅行时经常的感受。

2016 年初,我在香港一个人旅行,我还记得我站在地铁站里等地铁那一刻,我不自觉地拿出手机打开朋友圈刷起来。我突然发现,我已经失去了那种海绵一样的感受力,我和周围的一切都是脱节的,我有的只是焦虑、麻木和对生活的茫然。这绝不是我以前独自旅行的感受。

到底是什么东西,让我即使身在一个我喜欢的新城市,即使是来跳一个很棒的 swing festival,也得不到足够的刺激感和满足感,需要用社交媒体来填补?

那时候我并不是什么健康教练,我完全不知道焦虑、情绪、松果体、垂体、肾上腺素、可的松、大脑神经元这些怎么作用的。我只知道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

站在地铁站那一刻,我问自己

「你能不能就明天一个上午不刷朋友圈?」

于是第二天早上我买好早餐,带着早餐、纸质笔记本和笔跑到青旅旁边的九龙公园去写日记。就像约会一样,坚决不刷手机。

在做这件事之前,我对戒除朋友圈这件事根本没有任何信心,所以只问自己能不能做到一上午而已。没想到体验如此美好,那一整天后来都没有刷朋友圈。

接下去的整个旅程,都没有再刷朋友圈。

回到上海,我开始怕了。没有旅行的新鲜感和浪漫,我还怎么保持这个习惯?

我害怕和周围的人脱节,害怕漏掉什么信息,害怕跟不上社会更新。一开始,我会看新闻网站来代替。再后来,我慢慢开始发现,不看网站也可以了。

无数次,我的手指无意识地要去点朋友圈的按键,我就像触电一样,赶紧把自己的手挪开。我发现这个旧的大脑回路居然顽强,可以让人无意识地去行动,绑架我的行为。

过了一段时间,我终于突破了这个无意识的模式。

我发现我并没有漏掉什么生活中重要的东西。

如果我关心某个朋友,我就特地去看他/她的朋友圈,而不是漫无目的地点开朋友圈看所有人的信息流,无意识地往下划。甚至有时候,当我加到一个新朋友的时候,即使我好奇这个人,我会特意控制自己不去看这个人的朋友圈。

「因为我不想从微信朋友圈认识你。」

某一次的旅行,我站在维尔纽斯(立陶宛首都)的城市河边,我看着绿色的河水,水里的浮木,远处无止境的森林深处,脚下湿软的泥土,我觉得自己在看一部 IMAX 电影,我深深地被卷入这部电影不可自拔,几小时也不愿意离开。

我知道我和所有的这一切都有连接。流动的水,空气里的气味,鞋底粘着的土,树干上的苔藓。我叫什么,来这里做什么,跳舞,旅行,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的每一个细胞、每一次呼吸、每一种感官都在这里。

我仍然喜欢科技,我受益于网络太多。网络让我看到生活的可能性,看到我身体的可能性。如果不是当时看到一个美国营养师的演讲,我连今天的健康教练事业都不会开启。我身体里的可能性,会一直埋没下去。

但我想要一个新的剧本,新的角色。科技应该是用来为我做这件事。

很多人都说不要用过去的剧本,来预测未来的剧本。但事实上过去的剧本已经让我看得目瞪口呆。我从来没有办法预测说,会在第一次的独自旅行中碰到未来的事业搭档,会去开启一个百人的搭讪计划,会去教摇摆舞,会尝试线上事业,会抛弃一切搬到另外一个国家。

没有网络,我绝对做不成这些事情,但是这些想法的来源,从来不是在微信朋友圈的精神娱乐中找到的,更不要说行动的动力了。

与其在朋友圈看一些无关痛痒的小视频小感想,我更愿意把我的生活活出一部 IMAX 电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