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周受傷無法運動變無糖廚娘 – 你不知道的Camilla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google
Share on twitter
Share on linkedin

關注我的大家,特別是下載了我的零糖電子書的大家,應該都知道我持續地斷糖,一開始是因為 candida overgrowth 的一再復發。但你可能不知道,在這之前,我做過一個三周不運動,純粹靠飲食拯救身體“實驗”。我是非常喜歡運動的,但因為腿嚴重受傷無法運動。我說拯救身體一點不誇張,作為 swing 搖擺舞老師,我不跳舞真的會死。也是這三周,讓我開始真正相信食物的力量如此強大。

受傷痛到不能出門

2016年六月,我在義大利因為腿碰到摩托車滾燙的排氣管而三級燙傷,並且因為我的疏忽已經感染發炎。送我去急診的朋友看我痛的樣子,差點跟讓我等待的醫生吵起來。

燙傷的結果就是:我三周無法運動。一開始最痛的時候,連去家裡的洗手間都是單腿跳著去的,別說出門了,更別說跳舞了。

沒有健康外賣,超市也不願意配送給我

一開始的時候,我連在家裡走動,腳只要一碰到地,就已經痛得要死,去個洗手間都想單腿跳著去,更不要說出門了。有朋友好心看我連出門都難,別說跳舞了,就直接把我從家裡背下樓,開車載我去舞會和大家聊天,我才沒有在家裡抑鬱至死。

但我不可能每餐吃東西都一個電話,叫朋友開車送我去買菜或者去餐廳(而且如果每餐都在義大利餐廳吃,消費真的很高),朋友也不是女傭,飲食問題還得自己解決。

2016年的那不勒斯,並不像上海,不是吃東西點個配送就好的。一開始的時候,我腿痛到去最近的超市都不想去,於是上網訂了家樂福的食材配送。一個小時之後,義大利家樂福電話給我,說我家不在配送範圍,不能送。(義大利人民的效率啊)

2016年的那不勒斯也沒有什麼健康餐廳,叫餐廳外送都是披薩之類的。雖然那不勒斯是披薩故鄉,幾乎沒有餐廳能做出難吃的披薩,我一個人吃完一個披薩絕對是家常便飯。但我忍住了,因為要促進傷口癒合,我的第一任務是抗炎症,而高碳水的披薩再好吃,也是更促進炎症的。

三周變無糖廚娘

於是我忍痛去最近的超市買菜做飯,本來十分鐘就能到的路,我一瘸一拐地要走兩倍的時間。

最近的超市剛好是我所在的區最貴的超市,能買到很多有機食品、優質的食材,於是我決定,反正沒法出門消費社交了,拿這個錢學習做菜也好。而且在家裡沒事幹,也不可能24小時都叫不同朋友來陪我,我開始在 youtube 搜烹飪頻道來研究。

我在這三周裡也沒少吃,因為本來就很痛了,還每天自己清創換藥是在是太面目猙獰了,如果再減少美食的享受,簡直是要我死。於是我開始每天和 Jamie Oliver 的頻道為伴(想減脂的我不推薦他了),和食物紀錄片為伴。

但我知道,為了要傷口好得快,讓我這條半殘的腿快點能動,能出門,甚至能跳舞,我一定要和促進炎症的食物告別,比如披薩這種太高量的精細碳水化合物,比如糖放起來像不要錢的義大利甜點。於是我的餐盤裡有很多的優質蔬菜和肉類,對於碳水化合物的量非常控制,甜點更是我的敵人。當時有朋友說要帶甜點來看我,全部被我拒絕,我都謝謝他們,但告訴他們,如果真的想要我快點好起來,甜點是我最不需要的,我需要新鮮的食材,或者維生素補劑,等等。我的朋友們都很理解,甚至還有人買了兩個月的維生素給我。

超快速恢復,還不當心瘦了?

我在這次經歷之前,還不怎麼喜歡做飯,但這三周,卻發現了做飯給我很多照顧自己的安心感覺。因為受傷,我其實心裡壓力非常大,因為我把義大利看成是我的第二故鄉,這次回去,是把上海的工作停薪留職了三個月,所以當然希望不要浪費,每天都能過得很充實,見很多有意思的人,做很多有意思的事情。難以出門,不能跳舞,讓我非常焦慮。但不管多難受,大腦都是受行為影響的,每天為了自己做飯,大腦會慢慢開始覺得,你是真的在照顧自己,你真的已經用手上能用的工具,做到最好了。

而且在這種斷糖斷精緻碳水化合物的飲食下(那時候我都還沒有走到低碳水),我第三周除了走路有點慢,不敢太用力,基本已經可以正常活動,甚至可以和朋友去海邊一整天。 第四周左右回到上海,每個人看到我都說你瘦了。我一開始以為是朋友客氣,我明明在家窩了三個月,沒怎麼動,你告訴我瘦了?但是當每個人都這樣講的時候,我不得不開始相信,飲食的確是可以這麼神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