冥想是我應對情緒化飲食的第一武器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google
Share on twitter
Share on linkedin

某个周六早上醒来,我感觉我快沉没在负面情绪当中。

吃早饭,然后我发现一件可怕的事情,我以前情绪性过度饮食的旧习惯好像又回来了。唯一的区别是,现在作为一个健康教练,我过度吃的东西,不是垃圾食品,不是甜点巧克力,而是一些符合我“健康标准”的食物,比如坚果、种子等等。但这改变不了会吃到胃开始有些不舒服的情形。

我知道我渴望的,缺的东西,并不是食物。但我在消极情绪的汪洋大海中,感觉食物是最简单最快能抓到的一丝安慰,就在我眼前,难以抵挡。我猜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把一些食物叫做“安慰食物”(英文的 comfort food)吧。

我们经常达不到饮食目标,不是因为我们真的不知道。我们都知道蔬菜比甜点好,我们都知道饱了就应该不要再吃东西。但我们的大脑做不到。

我意识到,我得做点什么。哪怕是很小的东西,只要能够把我从这个负面情绪的大海里掏出来就好。我感觉自己站在一个黑洞的边缘,绝望地要在掉下去之前抓住自己。说实话其实我不是每天在冥想。感觉好的时候,我看不到冥想的需要,感觉差的时候,我可能绝望到根本不知道冥想能不能有用。但在这个黑洞边缘的时候,我不知道除了冥想,还有什么可做的。冥想也的确有用。

当我过度饮食的时候,我其实常常都处在一种情绪压力之下。我们经常觉得工作压力、感情压力才算“压力”。但恐惧、失望、挫败感、无助感、绝望、缺少连接、感觉不到关心和支持、感觉自己不足够… 所有这些对我的身体来说都是情绪性的压力。在这种压力导致的战斗/逃跑状态下,很难做出理智的决定。你的肾上腺分泌的可的松压力激素,会关掉大脑前叶中的意志力控制中心,其实不能怪自己。

冥想的時候,我沒法兒說我戰勝了壓力,但至少我的身體會開始改變,我會開始有一個著手點。这些小小的著力點,就像錨一樣抓住我。雖然小,但可以創造巨大的慣性。周日晚上,我做了十幾分鐘冥想,然後我決定比往常時間早一些去睡覺。第二天早上,我比往常起得更早,然後我花了半小時煮早飯。(一般我早飯雖然吃得健康,但也是10分鐘之內搞定)。我要做的其實跟早起沒關係,也不是要做一個多好吃的早餐。我只是需要一個小小的點去開始。深陷在負面情緒的時候,還有好好照顧自己可能是很難的事情。所以我需要有這些小小的著力點。我其實不關心早飯能多好吃,事實上也沒有好吃到突然覺得生活美好了,但有了這些小小的錨,是我越過消極情緒的希望。

當我不太願意冥想的時候,我可能就做6次深呼吸而已(你需要6次,而不是1次,才能改变你当下的身体状态)。當我不想開火做早飯的時候,一個牛油果兩個蛋就已經夠了。冥想有很多種,不一定非要盤腿打坐,對我來說,做菜、走路、跳舞、畫畫、瑜伽都可以成為冥想,真正的冥想存在於生活中。不需要香薰、蠟燭、蒲團,簡單的一呼一吸,就足够让我安心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