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反消費主義極簡飲食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google
Share on twitter
Share on linkedin

你不知道,大食品企業常常是花了上百萬,請科研團隊研究,如何添加食品成分讓消費者更上癮。

你不知道,你的能量棒、果昔,就算成分表裡沒有“糖”,因為食品工業太聰明了,糖被包裝成了葡萄糖漿、玉米糖漿、蜂蜜、天然果汁濃縮提取物 – 這些看似天然的名字,背後是多少砸下去的科研預算。

你不知道,那些瑜伽老師健身教練人手一杯的貴價果昔,不過是健康行業的另一種消費主義。

你不知道,你根本不用像健康餐廳那樣,餐餐都是彩虹色十幾種食材。

我只對科學有興趣,賣情懷的消費主義請再見。

為什麼我的飲食很極簡?

我的飲食方法不是生酮,不是素食,而是 primal。大量的蔬菜、一部分優質脂肪和蛋白質、少量的碳水化合物,就跟原始人吃的原則一樣,所以叫做 primal。你可能要問為什麼要跟原始人學,他們的人均壽命這麼短,而且現代文明出現了這麼久,人類身體構造也不一樣了吧? 沒錯,採集狩獵時代,原始人的確平均壽命短,但這是因為資料中計入了那些早死的嬰兒、或者碰到意外事故比如被猛獸攻擊致死的。如果把這些資料剔除,能夠存活下來的原始人壽命可以達到九十幾歲。而且這整個生命過程中,他們的健康水準幾乎是持平的,否則不可能強大到能抵抗各種大自然的變化。而現代人的健康水準,就算活到八九十,大多也是持續下降。

而關於人類身體進化的問題,人類農業文明出現也才一萬多年以前才出現,放在人類幾十億萬年的總歷史中,根本短到不行。這麼一點時間,根本不夠你的基因進化成不同的樣子。看看你周圍這麼多食物,這麼多糖,你卻還斷不了糖,就知道你的身體基因,跟原始人類差不了多少。

原始人也不會餐餐吃十幾種食材的彩虹色食物,你不需要一餐補足所有營養物質,吃應季的新鮮食物就好。所以我討厭那些有十幾種食材的健康食譜,看一個食譜發現自己大部分的食材都沒有,一個人做菜的話又不可能全部買齊,這麼多堆在冰箱裡,沒法做成可持續的生活方式。

為什麼 whole food(完整食材)?

Whole food 最強的優勢就是,它不給食品商任何添加東西的機會。很多你以為的天然食物,葡萄糖漿、玉米糖漿、蜂蜜、天然果汁濃縮,甚至果乾如葡萄乾、蔓越莓幹,我翻譯一下,約等於純的糖。除了糖,他們沒有其它任何的營養物質了。

而流行的所謂那些果汁、果昔,就算只有水果,其它沒有,也通通都是超量的果糖。美國現在很多營養學家都開始講 “Fruit is not free food”(水果不是可以隨便吃的)因為果糖是只能由肝臟進行代謝的,而肝臟裡能夠儲存糖原的空間非常小,一旦存滿,剩下的這麼多糖,只能存在你的內臟脂肪細胞、皮下脂肪細胞,總之全身的脂肪細胞裡了。

另外,如果你不瞭解各種 supplement (補劑)的話,whole food 是你最好的選擇。我自己除了魚油,目前不在吃 supplement,一是 supplement 水太深,我連買個魚油都研究了超久,發現有太多的科學在裡面。你根本不知道怎麼鑒別,比如益生菌,很多市面上流行的益生菌都是用廉價的乳酸菌種類來作為主要菌種,這些菌種繁殖速度特別快,死得也相當快,一個沒有任何背景知識的普通消費者,在各種品牌面前根本無力選擇。而是很多天然的食物,比如發酵蔬菜,比如多吃蔬菜纖維,就已經能夠為你的腸道菌群提供好的環境,保持菌群平衡。除非你有在吃抗生素,比如我之前拔智齒吃了抗生素,就額外補充了益生菌。

到底吃什麼?我不是生酮也不是素食

大原則來講,我的餐盤看起來是37.5%的非澱粉類蔬菜,12.5%無麩質低GI值碳水化合物,25%健康脂肪,25%優質蛋白質。

我不是生酮飲食(ketogenic diet),因為很多生酮的人為了降低碳水化合物,連蔬菜也會不吃,因為蔬菜裡也有少量碳水化合物。但我認為有一些 phytonutrients (植物營養素),只能從蔬菜裡吸取,不像普通的維生素和礦物質是可以從其它食物裡吸收的。而且蔬菜中的碳水化合物很少,也不會存為脂肪,在你設計餐盤比例的時候,這些碳水化合物可以不計。(如果是已經在生酮飲食的人,我也推薦加入蔬菜,蔬菜中有些微量元素甚至可以讓你更快進入 ketosis。)

我也不是素食,素食雖然已經在健康的路上邁出了一大步,但是我認為素食攝取蛋白質的方式不是很“划算”,素食者的蛋白質來源往往是豆腐、豆類這些,裡面的蛋白質比例相較於肉要少很多,於是如果要攝取到和肉食者一樣的蛋白質量,就必須吃很多豆腐和豆類,裡面碳水化合物的量又很高。所以對我來說,不是可持續的選擇。如果你不是因為人道,或者宗教原因的話,素食並不是我最推薦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