給食物和社交媒體上癮的浪漫解法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google
Share on twitter
Share on linkedin

狼在正常的時候是不會亂捕獵物的,但當狼群餓了很久的時候,它們會開始瘋狂地殺戮,儘管捕獲的動物遠遠超過它們吃得完的。

我最近在看這本書 Women Who Run With Wolves。是一本浪漫地不可救藥,又直言不諱腳踏實地的書。它讓我想起,我曾經完成我個人史上體脂最大變革的時候,除了反傳統的營養操作方法,也是我因為布魯斯的教學,和我的骨盆,和我的身體、直覺、創造力關係很好的時候。

它讓我想起那些曾經吃到自己都無法理解,曾經在某個深夜刷社交媒體刷購物網站停不下手,曾經在一個 party 上面想要留到很晚很晚,結束了卻仍然覺得缺了什麼的時候。

它讓我想起,最滋養我的東西,曾經讓我多麼瘋狂。

幾年前,我剛開始跳舞的時候,曾經有一次在考試前夜跑去跳舞會,直到淩晨。那不勒斯朋友說我瘋了,你知道當那不勒斯人這樣說你的時候,你基本上比整個義大利民族都瘋。順便說一句,我並不是準備得很好的學神,我僅僅希望不掛科。

那時候,每一次的舞會我都去,就像餓了很久的狼,看到從沒見過的新鮮血液。兩個月跳到幾乎所有常來的那不勒斯舞者都認識我,我飛回上海的前夜,不在為長途飛行休息準備,而是跑去大家為我組織的歡送會跳舞。

如果用黑童話的比喻,那時候我是有一雙無法停下來的紅舞鞋。

我不是一個外向的人,雖然經常被誤認為外向。我之前是一個放在酒吧尷尬不會跳舞的人。但是當我看到第一場露天舞會,我像剛過冬天的狼見到一隻鹿,我可以聞到它的氣味,它的血液讓我的血液激動起來,我當場拉了一個義大利小哥教我跳舞。和我一起來的一個外向型人格的土耳其朋友挑著眉毛問「你真的去跳?」我說「是」,好像這是多麼自然的事情。

在這之前我餓了太久,我不知道我的熱情是什麼,我的直覺是什麼,我不知道怎麼表達自己。我知道如何理性地學習工作規劃未來,我知道怎麼討人喜歡,怎麼以大家認可的方式優秀著。

不是說當一個遵紀守法的好公民是一件壞事,學習禮儀是生存的必要。但太多的壓制和束縛剝奪你最原初最直覺最內在的欲望,它讓人饑餓。你可能曾經心甘情願地生活在這種束縛裡,因為它讓你得到認可,讓你好好地生活下去。然而有一天當你看到那雙紅舞鞋時,你再也沒辦法忘記它。

這雙紅舞鞋是一件看似浪漫,但也很危險的事情。有些藝術家比如 27 歲俱樂部(大家給那一些有名的死在 27 歲的老搖滾藝術家們起的名字)的 Janis Joplin,就經過了試圖想要融入環境,到過著兩面生活,白天假裝是正常人,晚上偷偷溜去聽爵士,到最後不再知道界線,不再知道程度,因為藥品和酒的濫用,死在 27 歲。這雙紅舞鞋是一種癮,可能是酒、是藥品、是社交關係、是食物、是一切給你的感官提供愉悅的東西。但這些東西不能真正地滋養你,它讓你繼續饑餓,得不到滿足,它是一種廉價的愉悅。

讓自己不饑餓,你需要能分辨什麼是真正滋養你的東西。沒錯跳舞是滋養了我,舞者帶給我很多東西,讓我知道,我不是因為任何的外在原因而被愛。我不是因為我穿了什麼,化妝怎麼樣,做什麼工作,說什麼話,取得什麼成就,跳舞什麼水準,而被接受和喜歡。他們讓我知道,我單純的出現和任何形式的表達,都會得到擁抱。但我當初也真的沒有必要跳到那麼誇張,過多就變成了上癮,變成了用外界的人和事來填補一個永不滿足的黑洞。只是這種無條件的支持和認可,是我曾經一直沒有得到的東西,是我饑餓的東西。於是我瘋狂地尋找舞者的存在,因為怕一旦失去,就會再次回到原來饑餓的生活。

有趣的是,現在我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,剛好決定了不去今晚的一個舞會,待在家裡休息,因為我的身體和直覺告訴我,這一次的休息,是更加滋養我的東西。這一天我也拒絕了一些 master 課上同學去某個地方集體旅行的邀請,因為我不再會因為想要和人所謂搞好關係,而和不滋養我的人在一起。我不會在高品質的食物上面省錢,因為我知道這是真正滋養我的東西。我會去走出舒適圈,嘗試挑戰新的東西,因為我知道這是真正滋養我的東西。 那些幾年前我曾經從那不勒斯舞者身上得到的東西,我已經內化,或者說,正在從自己身上找尋。這份饑餓,並不是可以一直靠外界的東西,靠別人來填補的。

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並不因為我們生活在亞洲文化就更難,也不因為誰生活在西方文化就一定更簡單。有時候,我覺得有些環境和思想對女生簡直有毒,跟地域無關。我曾經有一個西班牙朋友,她小時候爸爸問她「你長大了想做什麼?」她說「我喜歡唱歌跳舞,我喜歡小朋友,我覺得我做媽媽和妻子應該不錯。」她爸爸很失望。

我也很失望,居然我們刻板印象裡認為很開放滋養的西方文化,也會有這種事情。對直覺的傷害和埋沒,在每個文化裡都可能存在。於是很多女生帶著受了傷的不完整的直覺,把未完成的草稿放進抽屜,未編完的舞丟在空氣裡。但對那雙紅舞鞋的渴望,無法熄滅,最終變成對各種東西的癮。

所以給食物和社交媒體上癮的最浪漫解法,就是去完成你的欲望地圖,連接你的身體,找回你可能丟失了的直覺,找回一個有血有肉的生活,成為一隻嗅覺敏銳的狼。她知道什麼是真正滋養她的,知道界線在哪裡,程度是什麼,知道哪些只是廉價甜蜜但危險的圈套。